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浪体育 >> 乒乓球 >> 内容

乒乓球在多哥曾是贵族运动 全国仅有两张球桌

时间:2019/5/8 20:23:15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  弗塞·劳 森盖今年36岁,是来自多哥共和国的一名乒乓球运动员,北京时间5月15日,第52届世乒赛正赛开始的第一天,他却已经结束了征程。弗塞从事乒乓球运动已经长达30年,18年前他是作为潜力选手被...

  弗塞·劳 森盖今年36岁,是来自多哥共和国的一名乒乓球运动员,北京时间5月15日,第52届世乒赛正赛开始的第一天,他却已经结束了征程。弗塞从事乒乓球运动已经长达30年,18年前他是作为潜力选手被法国某乒乓球俱乐部引进的。谈起与乒乓球的结缘,弗塞可以给你说上一部多哥的乒乓球史,而其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,乒乓球为多哥人所知还得从拖拉机说起。上个世纪70年代,到中国学习拖拉机技术的农业技术人员带回两张乒乓球桌,从此揭开了多哥乒乓球发展的序幕,弗塞说,为了等到使用乒乓球桌的机会,很多人需要排队4个多小时,甚至到凌晨。

  弗塞说,他是从7岁开始打球的。如果问起生在非洲西部的他是怎么知道乒乓球这个运动的,他会给出十分令人意外的答案:是因为拖拉机。“应该是在上个世纪 70年代,有一批农业技术人员到中国去学习拖拉机制造技术,他们回国的时候就带回了两张乒乓球桌。”弗塞说,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几岁的孩子,记忆中,在他所居住的首都洛美,这两张乒乓球桌成了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,“回来的技术人员到处跟人介绍,中国有很多人打乒乓球以及他们都是怎么打的。”

  从那时候起,能够打上乒乓球就成了小弗塞的一个梦想,不过这全国仅有的两张乒乓球桌是不可能给普通人提供练习机会的。弗塞说,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乒乓球在那时的多哥简直可以称之为贵族运动,“多哥的第一大运动是足球,热刺的前锋阿德巴约就是在多哥出生的,足球跟乒乓球比起来更容易接触,毕竟那是可以在露天进行的活动。”弗塞回忆,一直到六、七年之后,多哥才又从中国引进了另外10张乒乓球桌。

  客观的难度不能阻挠那些对乒乓球充满好奇的人们,有的人想到了一个好办法:去找中国大使馆。一帮人到了中国大使馆之后,向工作人员说明了来意 ,使馆工作人员十分乐意帮忙,“那时候在中国大使馆就有一张乒乓球桌,他们决定借给我们练习,还让其中两个人教给我们怎么打。”弗塞说,首次接触乒乓球还有个中国教练,这无疑是一件幸运的事,“那个教练的名字我想不起来了,他就是刚开始教了教我们,球桌运到体育馆之后,我们就是自己练习了。”

  说起当时全洛美学习乒乓球的盛况,弗塞至今记忆犹新,“到球馆排队等着打球的有好几百人,每天从早上八点开始,一直持续到凌晨两点。”弗塞说,他也总是队伍中的一名成员,“我经常排队四个多小时,才能等到使用球台30分钟的机会。”

  多哥的乒乓球就在排队中开始了快速发展的步伐,“虽然到目前为止多哥练习乒乓球的也就300人左右,但是我们的水平在整个非洲都是数得着的,去年的全非联赛我们获得了第三名,冠军和亚军分别是埃及和刚果。”

  对于弗塞来说,乒乓球是影响人生轨迹的一项运动。7岁开始接触乒乓球的弗塞早早地表现出了在小球运动上的天分,“1995年 ,我们到突尼斯参加比赛,当时法国队的教练看到了我,觉得是个有潜力的选手,就跟我说‘来法国打球吧。’”弗塞说,法国俱乐部邀请他的诚意显而易见,“他们当时就给我买好了到法国的车票。”

  虽然前往法国打球、生活对于弗塞来说是一件值得畅想的事情,但是直到两个月后他才得以成行,“我妈妈不舍得我去法国。”弗塞说,他在全部八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五,一直是母亲最疼爱的孩子,对于尚且年轻的他离乡背井,母亲简直有一万个不放心。“后来是邻居和亲戚们看不下去了 ,他们纷纷过来游说妈妈 ,说‘让他去吧,在法国比在多哥更有发展’,再加上法国人几乎每天一个电话来催,最后妈妈只好同意。”

  到了法国,弗塞住在教练家里,虽然教练一家人很好,但是相对寒冷的气候和著名的法国大餐都让他很难适应,“那时候我妈妈经常去机场,见到来法国的人就让人家带吃的给我。”5年之后,弗塞才第一次回到多哥,“我妈妈见了我就哭了。”

  不知不觉,弗塞打球的历史已经有三十年,这次代表多哥参赛,他的运气很不好,“第一场比赛球拍就在球桌上磕坏了 ,换了备用球拍之后状态受到很大影响,最后遗憾地输掉了。”说话间,多哥耸了耸肩。费塞说,他最喜欢的中国运动员是邓亚萍,现役选手中最喜欢的则是技术全面的马龙,“1997年 ,我跟着法国队去北京大学训练了两个月,期间我们申请去看一下中国队训练,一共去了两次,每次只能看半个小时。”弗塞说,在中国待的两个月让他对中国队只产生了一个印象,“很努力。每天就是打球、吃饭、睡觉,然后再打球、吃饭、睡觉。”

  与此相比,国外球员在训练上投入得显然没那么多,“我第一次回国的时候,在家里待了两个月 ,几乎每天都去拜访亲友,一个星期才训练两到三次,这在中国队是不可想象的。”

  说到未来,弗塞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“我年纪已经不小了,不可能一直当运动员,现在我哥哥是多哥队的教练,未来我也要回去当教练,希望教会更多的孩子打球。”已经离婚的弗塞有个三岁的儿子,“两岁的时候,我送了他一副球拍,他放到嘴里就啃,不过现在他已经会颠球了。”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365bet提现多久到(www.hbafj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576001888@qq.com 站长QQ:576001888 移ICP备10086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x